360足球直播网|中超足球直播频道
領   取
試聽課
中小學個性化輔導
關于我們  |  聯系我們

2019年高考文學類作品老舍《番表——在火車上》閱讀練習及答案

來源:網絡     時間:2019-10-16     

每年的高考語文考試都有文學類作品閱讀,這類題的分值考生一定要抓住,高考生想要提高文學類閱讀答題水平必須多做閱讀練習題,為此學大教育為大家帶來2019年高考文學類作品老舍《番表——在火車上》閱讀練習及答案,希望能夠幫助高考生積累文學類閱讀題的答題經驗。

閱讀下面的文字,完成1~3題。

番表

——在火車上

老舍

我倆的臥鋪對看臉。他先到的。我進去的時候,他正在和茶房搗亂。我買的是順著車頭這面的那張,他的自然是順著車尾。他一定要我那一張,我進去不到兩分鐘吧,已經聽熟了這句:“車向哪邊走,我要哪張!”茶房的一句也被我聽熟了:“定的哪張睡哪張,這是有號數的!”只看我讓步與否了。我告訴了茶房:“我在哪邊也是一樣。”

車開了之后,茶房來鋪毯子。他又提出抗議,他的枕頭得放在靠窗的那邊。在這點抗議中,他的神色與言語都非常的嚴厲,有氣派。枕頭必放在靠窗那邊是他的規矩,對茶房必須拿出老爺的派頭,也是他的規矩。我看出這么點來。

車剛到豐臺,他囑咐茶房“到天津,告訴我一聲!”

看他的行李,和他的神氣,不像是初次旅行的人,我納悶為什么他在這么早就張羅著天津。又過了一站,他又囑咐了一次。茶房告訴他:“還有三點鐘才到天津呢。”這又把他招翻:“我告訴你,你就得記住!”等荼房出去,他找補了聲:“混帳!”

罵完茶房混帳,他向我露了點笑容。笑完,他又拱了拱手,問我“貴姓?”我告訴了他:為是透著和氣,回問了一句,他似乎很不愿意回答,遲疑了會兒才說出來。待了一會兒,他又問我:“上哪里去?”我告訴了他,也順口問了他。他又遲疑了半天,笑了笑,定了會兒眼睛:“沒什么!”這不像句話。我看出來這家伙處處有譜兒,一身都是秘密。旅行中不要隨便說出自己的姓,職業,與去處,怕遇上綠林中的好漢;這家伙的時代還是《小五義》的時代呢。我忍不住的自己笑了半天。

到了廊房,他又囑咐茶房:“到天津,通知一聲!”“還有一點多鐘呢!”茶房嘹了他一眼。

“快到天津了吧?”這回是問我呢。“說不甚清呢。”我這回也有了譜兒。

“老兄大概初次出門?我倒常來常往!”他的眼角露出輕看我的意思。“噯,”我笑了,“除了天津我全知道!”他定了半天的神,沒說出什么來。

查票。他忙起來。從身上掏出不知多少紙卷,一一的看過,而后一一的收起,從衣裳最深處掏出,再往最深處送回,我很懷疑是否他的胸上有幾個肉袋。最后,他掏出皮夾來,很厚很舊,用根雞腸帶捆著。從這里,他拿出車票來,然后又掏出個紙卷,從紙卷中檢出兩張很大,蓋有血絲胡拉的紅印的紙來。一張寫著——我不準知道——像蒙文,那一張上的字容或是梵文,我說不清。把車票放在膝上,他細細看那兩張文書,我看明白了:車票是半價票,一定和那兩張近乎李白醉寫的玩藝有關系。查票的進來,果然,他連票帶表全遞過去。

車快到天津了,他忙得不知道怎好了,眉毛擰著,長牙露著,出來進去的打聽:“天津吧?”仿佛是怕天津丟了似的。茶房已經起誓告訴他:“一點不錯,天津!”他還是繼續打聽。入了站,他急忙要下去,又不敢跳車,走到車門又走了回來。剛回來,車立定了,他趕緊又往外跑,恰好和上來的旅客與腳夫頂在一處,誰也不讓步,激烈的頂著。在頂住不動的工夫,他看見了站臺上他所要見的人。他把嘴張得像無底的深坑似的,拚命的喊:“風老!鳳老!”

風老搖了搖手中的文書,他笑了:一笑懈了點幼,被腳夫們給擠在車窗上繃著。繃了有好幾分鐘,他鉆了出去。看,這一路打拱作揖,雙手扯住風老往車上讓,仿佛到了他的家似的,擠撞拉扯,千辛萬苦,他把風老拉了上來。

忙著倒茶,把碗中的茶底兒潑在我的腳上。

坐定之后,風老詳細的報告:接到他的信,他到各處去取文書,而后拿著它們去辦七五折的票。正如同他自己拿著的番表,只能打這一路的票;他自己打到天津,北寧路;風老給打到浦口,津浦路;京滬路的還得另打:文書可已經備全了,只須在浦口停一停,就能辦妥減價票。說完這些,風老交出文書,這是津浦路的,那是京滬路的。這回使我很失望,沒有藏文的。

他非常感激風老,把文書、車票都收入衣服的最深處,而后從枕頭底下搜出一個梨來,非給風老吃不可。由他們倆的談話中,我聽出點來,他似乎是司法界的,又似乎是作縣知事的,我弄不清楚,因為每逢風老要拉到肯定的事兒上去,他便晾我一眼,把話岔開。風老剛問到,唐縣的情形如何,他趕緊就問五嫂子好?風老所問的都不得結果,可是我把風老家中有多少人都聽明白了。

最后,車要開了,風老告別,又是一路打拱作揖,親自送下去,還請風老拿著那個梨,帶回家給小六兒吃去。

車開了,他扒在玻璃上喊:“給五嫂子請安哪!”車出了站.他微笑著,掏出新舊文書,細細的分類整理。整理得差不多了,他定了一會兒神,喊茶房:“到浦口,通知一聲!”

(原載一九三六年十月《談風》第一期,有刪改)

1.下列對小說相關內容和藝術特色的分析鑒賞,不正確的一項是()(3分)

A.文中“他”多次囑咐茶房到天津通知“他”,向“找”和他人反復確認是到達天津,表明“他”對火車到達天津站很重視,生怕睡著了坐過站。

B.“我不準知道”一句言簡意賅,既寫出了“他”在檢看,又寫出了“我”在偷瞄,同時也寫出了“他”發現“我”偷看后的遮掩。

C.他“和上來的旅客與腳夫頂在一處,誰也不讓步,激烈的頂著”與“一路打拱作揖,雙手扯住風老往車上讓”,形成了兇狠過頭與熱情過度的對比。

D.小說運用了多種手法取得了很好的諷刺效果:結尾“他”喊茶房:“到浦口,通知一聲!”耐人尋味,仿佛“他”從豐臺到天津的諷刺喜劇又將上映。

2.文中兩次說到“是他的規矩”,請結合人物住旅途中的種種表現,簡要分析小說所揭示的“他的規矩”。(6分)

3.根據文本信息探究“番表”的含義,并分析小說稱之為“番表”所起的作用。(6分)

答案:

1.A(“表明‘他’對火車到達天津站很重視,生怕睡著了坐過站”分析錯誤。從后文的描寫中可知,對到天津站的重視實際上是對“番表”的重視,他是怕錯過站拿不到打折票的文書。)

2.“他的規矩”有:①對待自己,絲毫不茍,不管合不合理。從不按票號睡臥鋪、枕頭必須給他靠窗可以看出,他要怎樣就一定得怎樣,心中只有自己,沒有公德。②對待下人,絲毫不讓,不管人不人道。對茶房、旅客與腳夫必須非常的嚴厲,拿出老爺的派頭,決不讓步。③對待利益,絲毫必爭,不管應不應該。從分段竭力去打少數民族乘車折扣票可以看出,盡一切可能地謀私利、占便宜。④對待同行,絲毫不露,不管信不信任。一路防備我知道他的實情卻打聽我的情況,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真實信息,且為已可以賣友,如把“風老”的家庭情況悉數泄露。(答到其中三點即可)

3.“番”指文中所提到的使用“蒙文”“梵文”“藏文”文字的少數民族,“表”指文中反復提到的“文書”,依據是“他連票帶表全遞過去”。“番表”原為外國人上呈天朝的奏章,文中指用少數民族文字而非漢語寫成的政府機關的證明文件(文書)。搞到“番表”買打折票是刻畫“他”的核心事件,對到天津站和對風老的重視實際上是對“番表”的重視,把“他”為搞到折價車票弄的證明文書戲稱為“番表”,諷刺意味十足。

網站地圖 |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: | 咨詢時間:8:00-23:00(節假日不休)

京ICP備10045583號-6 學大Xueda.com 版權所有 北京學大信息技術集團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1324號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京B2-2010009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京ICP證100956

360足球直播网 北单比分sp值开奖奥客 移动棋牌不能登录 法甲直播 nba比分网 口袋彩票群 固定公式规律 青鹏棋牌最新版下载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技巧 北京福彩网